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刘慈欣元宇宙论战复盘

gc677 2021-11-12 25 0


人类向外扩张,还是向虚拟而行?支持不同的科技发展方向,两方被分别称作“飞船派”和“元宇宙派”。

作为“飞船派”的坚定支持者,刘慈欣曾表达过对人类进入元宇宙时代的反对观点,在近日引发热议。

他认为,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而内卷的封闭系统的熵值总归是要趋于更大的。所以元宇宙最后就是引导人类走向死路一条。

被“科幻教主”如此质疑,“元宇宙”真就如同毒品?走向“元宇宙”就一定代表着人类走向灭亡的终局吗?对应反对的声音,“元宇宙派”也有话说。

1

“飞船派”:在元宇宙中,人类恐终将故步自封

作为作家的刘慈欣也曾多次通过作品探讨过人类进入“元宇宙”的未来。在2001年的短篇小说《时间移民》中,他曾经写道“无形世界的生活如同毒品一样,一旦经历过那生活,谁也无法回到有形世界里来”;他2016年的短篇小说《不能共存的节日》中,刘慈欣就曾设想过“飞船派”与“元宇宙派”的对立,也表达了对人类将自己囚禁在虚拟温室中故步自封的担忧。

科幻作家刘慈欣

元宇宙会让人上瘾、令人难以自拔,进而让整个社会失去对外界的探索和科研的斗志——这是元宇宙被许多人诟病的原因。尤其是游戏仍在被视作“洪水猛兽”、“精神 *** ”的今天,元宇宙这样一种完全沉浸式、多模态的娱乐体验岂不成了“精神烟馆”?

小米VR原负责人,微你社区创始人马杰思也近距离参与了这场论战,对待可能存在的“上瘾”隐患,马杰思说:“其实现实中已经有许多让人意图去享乐的因素,而且今天也有很多人停止了进步,走向“内生”的发展。而在今天,将眼光放在星辰大海上的反而是那些衣食无忧的人,诸如马斯克、贝索斯。有一些人就是具备这样的内驱力,他们想要去完成一些伟大的事情,即使外界诱惑再多,他们也不会因此而停滞不前。”

同时也要看到,元宇宙的作用并不仅在于娱乐。在扎克伯格的设想中,元宇宙将改变的是人们的相互连接的方式,让社交和生活方式的升级成为可能;而在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的心中,“Omniverse”提供的则是在生产力上进步的可能性,利用数字孪生技术实现3D内容生产工具的升级、人工智能的训练、甚至环境和人体的模拟。

英伟达虚拟形象Toy-me

元宇宙与硬核科创并不矛盾。社群高效协作、数字生产力大幅提升,这些都是元宇宙能够为改造现实世界做出的贡献。在这样的赋能下,硬核科创也能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2

资源紧缺?元宇宙可能是通往碳中和的唯一路径

人类为何要向外太空探索?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有限的地球资源无法承载日益增长的人类需求。而碳排放量,更是关系到人类的共同命运。

据统计,2020年全球碳排放量总计约310亿吨,尽管较往年有所下降,但距离将全球变暖遏制在1.5-2摄氏度的目标还相去甚远。

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英国气象局和其他机构联合报告的评估,距离之一次工业革命,2020年地球的温度平均上升了约1.25摄氏度,地面温度则上升了1.96度。

2020年可能是140年以来最热的一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则在近日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表示:“我们迫切需要在2030年将碳排放量较基线水平降低 55%;而如果想实现2摄氏度的控温目标,则需要将碳排放量降低30%。”

对于迫在眉睫的气候和资源危机,“飞船派”认为人类应该努力向宇宙扩张,在寻找清洁能源的同时增加开拓殖民地的可能性,最终缓解地球的环境压力。他们认为,这是人类唯一可行的办法。

而小米的前VR负责人,微你社区的创始人马杰思却有不同的观点:元宇宙才是通往碳中和的唯一路径。

在现如今的社会中,人类的实体消费需求构成了资源消耗的重要部分,产品与服务的生产也带来了环境和生态的破坏。

而元宇宙之所以能够解决这一困境,就是因为在进入“元宇宙”后,人类对实体消费的需求将急剧减少。随着元宇宙打破虚拟与现实的界线,人类认识与改造世界的方式也会产生重大变化,而我们对物理世界的依赖也会逐渐降低。

尽管物理世界资源有限,但在虚拟世界中,元宇宙能给人带来的资源是无限的。在未来成熟的元宇宙世界中,人们不再需要消耗任何自然资源,便可以随心所欲地改造、创造虚拟世界中的环境,享受交通、衣着等服务的便利,甚至获得美食、美酒与居所的体验。


而随着人类的生存意义逐步向虚拟世界“迁徙”,由人类生活产生的碳排放量也会相应大幅减少。

如果我们减少对物理世界的依赖,转而投身虚拟世界,碳排放量会因此降低吗?全球疫情下的环境数据或许能为我们带来一些启示。

据国外数据,在意大利和马来西亚因疫情而执行封锁后,两国的空气污染都有所减少,空气质量读数为“良好”的气象站点数量增加了两倍;而也有研究机构在2020年末表示,因为疫情封锁和旅行限令,全球2020年燃烧化石燃料的碳排放量环比下降7%,降幅远超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减排量。

如果说外太空探索是资源的“开源”,那么元宇宙创造的虚拟世界就是对需求的“节流”。

马杰思认为,在碳中和的舞台上,“元宇宙”必然是主角“尽管数字化的程度正在加深,但这个进程还是以图文音视频内容为主,它仍然基于现实空间。比如在一些视频平台上传播的吃播、带货、作秀内容,就充斥着浪费。”

碳中和的终极目标,或许能够由元宇宙来实现。

3

超高能耗的元宇宙:倒逼计算机体系结构重塑,引发下一波AI浪潮

看到这,有些人或许已经有了疑问:如果要生产出能够与现实世界相互平行、相互替代的虚拟世界,这对硬件的性能要求也相当高。

尤其是那些支撑起元宇宙正常运行的数据中心、芯片、数字货币(挖矿),以及其整个供应链体系产生的能耗和排放,恐怕仍然将维持在很高水平。

在雷锋网此前的报道《该不该限制科技巨头用电?》中,我们指出以芯片制造企业台积电为例,其一年共耗电143.3亿度,相当于深圳市1344万常住居民一年的用电量。

同时有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是,全球比特币挖矿年耗电量约为1348.9亿度,超过瑞典整个国家的用电总和,经换算后,可在全球国家耗电量中排名27位。

目前全球数据中心消耗了全球约2%的电力,到2030年可能上升到8%。而中国早在2017年,数据中心总耗电量就已达到1200-1300亿千瓦时,超过三峡大坝和葛洲坝电厂发电量之和(约1000亿千瓦时)。

其实无论是数据中心还是挖矿,本质上都是计算。

如果反向来看这个问题,要满足元宇宙产生的超高性能但低功耗计算需求,也必定推动芯片乃至整个计算机体系结构的重塑,以及量子计算的发展。

现在的计算设备,大部分功耗用于冷却。而量子计算机与传统电子计算机的不同之处在于:量子计算机不再由电子元器件组成,而是由多个处于量子状态的粒子构建。所以量子计算机本身就是一个量子系统,天然具有低能耗、低损耗等特点。

元宇宙倒逼计算的再升级,利好各行各业,如超高性能的生物计算,将对医药和生命科学领域进行新一轮改造。

更甚可以引发下一波人工智能浪潮。

人工智能每次井喷的原因,被专家们总结为算力、算法、数据共同推动,缺一不可,但其更大助推器还是算力。

但有些声音颇为悲观,认为多年来,用户的新需求总是大于新解决方案,在雷锋网的元宇宙讨论群中,有一位业者如此说道:

“现在手机的电池容量越来越大,内置芯片也不断在降低自身的单位功耗,但这么多年来,每个人手机的耗电速度只增未减。随着高能耗的应用越来越多,不断迭代的低功耗解决方案,从未对冲掉应用的耗能增长。元宇宙也很难避免这种尴尬处境,减耗永远跟不上增耗。”

4

地球会毁灭,但元宇宙可永生

上文中我们推论了元宇宙对现实世界的诸多益处和新一代技术的推动作用。但拉长历史去看,地球终究是要走向消亡。科学研究分析称,50亿年后,地球将不复存在。

电影《流浪地球》在2019年年初引爆了票房口碑,也同时引发了许多人的讨论。当地球寿命将近、或毁灭性的自然灾害发生,人类唯一延续生存的手段是否如同电影一样,与地球一同进行“星际旅行”。

电影《流浪地球》

而对于如此外来灾难,人类逃生的方向可以是遥远银河中适合生存的星际,但也同样可以逃向与现实相平行的元宇宙中去。

如此未来早已经被一名叫约翰·斯玛特的学者所预测。在他2011年提出的“超越性假说”中,他认为当文明发展超过一定界线后,并不一定会走向外太空,而是会定居在虚拟的“内空间”中,可以理解为人类将自己的意识、记忆、知识数字化,上传到虚拟世界当中,甚至无需肉体和生命来承载。约翰·斯玛特认为,这也许能解释为何我们至今未遇到外星人的重要原因,他们已率先将自己数字化了而已。

而人类数字化的之一步,或许就是脑机接口。

做为元宇宙的“未来”,脑机接口势将取得极大的发展。利用这项技术,人脑的信号将能够与机器达成双向传输,而记忆和意识的储存和上传也将在技术上成为可能。这并非一厢情愿的科幻,而确实在科学家的努力与尝试中一步步成为扎扎实实的科学。

科学家认为,我们主要的精神活动,都不过是在大脑中发生的纯粹电化学过程。而意识上传需要的是对大脑精准的测绘和模拟。

在之前的内容《科技史上最炸组合「元宇宙+脑机接口」,离我们还有多远?》中,雷锋网就请教过中科院研究脑机接口的何晖光教授,他认为在脑机交互的领域,目前最首要的难点就在于对人脑的脑信号进行识别和解析。

以目前的技术而言,设备对脑信号的解码速度仅有200bit/分钟。即使其中效率更高的用户,速度也不过与我们单手使用手机打字的速度一致。以这样的速度,对于上传脑信号以上载意识,差距还相当巨大。

除此以外,人的大脑十分复杂,对脑信号的解码方式也同样是现代科学难以逾越的难关。

1985年,科学家完成了对秀丽隐杆线虫神经回路的测绘,并在2004年模拟了其完整的神经及系统、肌肉系统,一些软件甚至能够被自由下载。虽然这一成果令人激动,然而秀丽隐杆线虫仅仅拥有302个神经元,而人的大脑约有850亿个神经元。这还与人类大脑神经元的规模相去甚远。

在《科技史上最炸组合「元宇宙+脑机接口」,离我们还有多远?》中,文章还介绍了脑机接口元宇宙面临的资本和伦理两大挑战。

一方面,脑机接口门槛太高,资本“看不懂”,也不敢投;同时硬核科创投资回报周期太长,又容易半路夭折,即使有投资只是“投石问路”,多方面因素导致了脑机接口领域投资遇冷。

另一方面,伦理上脑机接口还面临着巨大争议。诸如隐私安全、数据储存、市场垄断、社会分层等,脑机接口还有许多问题要留给现在的我们去探讨。

5

总结:“星辰大海”与“虚拟世界”,都将成为科技发展的“奇点”

脱开天马行空的幻想,元宇宙能带来的绝不仅仅是生活娱乐方式的变化,也不止于“线上会议”、“远程办公”等生产方式的升级。元宇宙的面世,就如同蒸汽机、内燃机、互联网等关键技术一样,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是质的飞跃。

而雷锋网也相信,元宇宙能给人类带来的也绝不会只是一种娱乐方式:

在未来,人们享受、欣赏元宇宙会如同享受、欣赏现实世界的风花雪月一样;

人们在元宇宙中也绝不仅仅会沉溺于享乐,而是一样地工作、生活,只不过会获得更多更好的自由;

在未来进入元宇宙可能会成为一种全民的权利,贫富差距、战争、环境污染等问题可能都会迎刃而解。

人类的未来究竟是“星辰大海”还是“虚拟世界”?或许没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但在未来,星际飞船和“元宇宙”都会成为人类科技发展所必然经过的关键“奇点”。

而经过了这些“奇点”之后,你我的生活都必将与之前不再相同。



取消回复发表评论:


提交需求或反馈

Demand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