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元宇宙会是人类未来的“极乐园”吗?

gc677 2021-11-08 48 0


你正走向一条灯火辉煌的主干道,此时有数百万人在街上往来穿行。大街延伸到远处的黑暗中,消失在这颗“星球”弯曲的地平线之外。

欢迎来到“元宇宙”新世界。

这条长达65536公里的大街,只是电脑上的一行代码。但在这里,你可以工作、社交和消费,甚至购买临街的房屋。你只需戴上虚拟眼镜,花上几秒钟,就可以“到达”想去的任何地方,比如 *** 、珠峰、夏威夷或者北极。你有全新的身份,可设置喜欢的脸、身材或声音,忘记现实中的痛苦和约束,只有肉体在提示你真实世界的存在。

上述部分情景以及“元宇宙”的概念均来自于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1992年出版的小说《雪崩》。30年后的现在,它成了当下最火热的词之一。甚至,Facebook宣布在五年内转型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并更名为“Meta”(“元宇宙”英文为“Metaverse”)。

一位VR公司的创始人称,如今一周至少要见10家机构的投资人,有时一天要安排三场,而在元宇宙的概念火之前,VR领域多年无人问津。资本正在瞄准这个概念,如同近年来的每一个投资风口般,争抢下注。

他们希望抢到通往下一个时代的船票,率先抵达未来人类可能赖以生存的另一个新大陆。据说在这个由系统控制的虚拟世界里,人类将是万物的造物主——前提是这个新大陆真的会出现。

元宇宙元年:偶然与必然

“最近有个概念特别火你知道吗?叫元宇宙。”

“不好意思跟您说,您其实已经投资了一家元宇宙公司了。”

“是吗?”

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满脸疑惑地问邢山虎,后者是游戏公司代码乾坤的创始人。那时元宇宙还未出圈,在观看浪潮的他们,全然不知自己身在浪潮之中。两人相识多年,2019年的春天,见面聊了半个小时便敲定了投资。

“我开始做‘重启世界’的时候,都没听说过元宇宙的概念,后来才发现,原来我们在做元宇宙。”邢山虎对《南方人物周刊》说。

▲《重启世界》中的游戏场景  图/受访者提供

从事游戏行业约二十年的邢山虎,有过四段创业经历,曾做出《成吉思汗OL》《我叫MT》等网游作品。2016年,他转型做物理引擎,即模拟真实世界中各种物体运动的规律并运用到游戏中,通过在游戏编辑器中内置物理引擎,降低用户学习和使用成本,用户无需使用代码,即可在编辑器里一键添加物理效果,以此打造一个多人在线创作游戏的社区,即“重启世界”,被称作“中国版Roblox”。

当时,Roblox已上线11年,但此模式在国内还没有先例,“评估这个项目后,我们认为没有三到五亿人民币做不出来。”邢山虎回忆,公司几乎所有高管都投了反对票。

资金很快捉襟见肘。他当时甚至犹豫要不要接受来自区块链的以太币,值2000万美金,“实在不行就拿虚拟币来做这个,否则真做不起。”

“别要虚拟币了,你需要多少钱,我给你人民币行不行?”听完项目介绍后的刘二海说。2019年,代码乾坤便获得由愉悦资本领投、北极光创投和真格基金跟投的1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2020年5月,愉悦资本继续投资了B轮,约3亿元人民币。

2021年3月10日,Roblox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较去年飙升了10倍。在招股书中,Roblox首次提到元宇宙概念,被称作“元宇宙之一股”。

元宇宙由此大热,资本密集注资。惟一资本执行董事沈海丰提到,从今年年中开始,几乎整个市场都在关注元宇宙。“以前各个细分领域,对投资人来讲难以形成共识。元宇宙相当于把所有领域串了起来,有了共识性的基础,就会有更多投资人进来。”

3月,MetaApp宣布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是国内该行业更大的单笔融资。4月,游戏《堡垒之夜》母公司Epic Games获得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创“元宇宙”概念下更高融资纪录;字节跳动以1亿元人民币投资代码乾坤,并在8月以90亿人民币收购VR头显设备商Pico。

Facebook(Meta)、Google、苹果,及国内的腾讯、网易、字节跳动都在加码布局。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游戏公司米哈游也提出愿景,要在2030年打造出全球十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世界。

为什么这个30年前的概念,在今天重新火了?“偶然又必然。”沈海丰向《南方人物周刊》分析,当下是一个微妙的节点,底层算力、 *** 带宽、AI等基础设施处在高速发展阶段,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增长见顶,游戏迭代到了瓶颈,但用户需要更复杂、极致的体验。

“投资有一个亘古不变的底层逻辑是,找供需极度失衡的方向,平台端和需求端共同催生大家都往这个方向探索。”沈海丰称。

用数字资产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的话说:“其背后是相关‘元宇宙’要素的‘群聚效应’,近似1995年互联网所经历的群聚效应。”在他看来,元宇宙为人类社会实现最终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路径,是一个“具有与大航海时代、工业革命时代、宇航时代同样历史意义的新时代。”

但人们很快发现,这似乎是一个无比遥远、难以定义和解释清楚的词汇,市场风向开始两极分化。

褒贬不一: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头部创业公司更先感受到变化,“我们公司老大现在对外不再谈元宇宙,这个词太模糊了。”一位元宇宙相关概念公司从业者称。

大空间移动 VR 公司沉浸世界的创始人陈鑫对此亦有感触,“一级市场和创业者的圈子里,已经不提元宇宙了,会觉得你是在吹,在用一个虚无的热点炒作。因为谁也讲不清楚元宇宙是什么,任何一家公司都离得非常远。”

市场风向的变化是从最近一两个月开始的。在陈鑫看来,未来的元宇宙世界,一定是多家公司一起构建,而非某家公司。“你现在的BP(创业计划书)里不能出现元宇宙,很多投资人一看到是做元宇宙就不看了。”

对此,沈海丰的感受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讲,真正在做理想中元宇宙的公司较少,一夜之间所有项目都挂元宇宙的名字时,就有投资人觉得行业可能过热。“底层原因是大家对元宇宙没有共识,谁都不知道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其实都在踩着石头过河,不知道谁对谁错。”邢山虎表示,每个人对元宇宙的理解可能均不相同,也有人不认为元宇宙是未来趋势。

沈海丰不想关注名词,而是关注一家公司的本质业务,他觉得就像现在不会有一家公司称自己为互联网公司,元宇宙也会成为一个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一样稀松平常且涵盖范围极广的概念。

回溯元宇宙火热的源头——Roblox,这是个基于PC端、移动端的游戏平台。Roblox所展示的一个区别于传统游戏的元宇宙模型是:在游戏中,每位玩家都可以拥有新身份,通过平台提供的创作工具,自主开发各种形式类别的游戏,平台有自己的经济系统,玩家可以社交,并通过虚拟货币交易。

Roblox共同创始人Dave Baszucki提出,元宇宙具有八个关键特征:身份、朋友、沉浸感、随地、多样性、低延迟、经济和文明。在邢山虎看来,元宇宙首先要有沉浸感,然后人人都可以参与其中,可以创造,比如改变地形或购买房屋,最重要的一点是人人都可以变现,有生产财富的机会。他举例,比如,一个到了欧洲或美国,只是去玩,而不能够自己创造、挣钱,这是“旅游”与“生活”的区别。元宇宙的特性是人类能够在此生活。

聚光灯很快从Roblox转移到了更具想象力和沉浸感的VR、AR和脑机接口上。现在,提到元宇宙,人们更能联想到的画面,可能大多是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

但VR目前不能与元宇宙划等号。对于如何进入元宇宙世界,即元宇宙的“入口”是什么?参与者间持不同观点。有人认为元宇宙是完全虚拟的世界,亦有人认为应当虚实相融。进入元宇宙世界,究竟是通过VR(虚拟现实),还是从AR(增强现实),或者是PC端、移动端,各家公司有不同的方向。

邢山虎对《南方人物周刊》提到一组数据:Strategy Analytics的最新研究表明:到2021年6月,全球一半人口都拥有了一部智能手机,如今约有40亿人使用智能手机。手机成为目前更大的智能设备,但现在绝大部分生产工具依旧是基于PC端。

他认为,VR和脑机接口一定是未来的趋势,但技术均处在早期。5到10年内,还是需要以智能手机为入口。为此,邢山虎把目前公司的战略方向主要集中在移动端,不断开发迭代编辑器,近期开发的智能动作捕捉功能,让游戏角色可以通过用户上传的舞蹈视频,自动生成同样的舞蹈动作。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的团队2021年9月发布《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报告中,他们详细阐释了对元宇宙的定义: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并且允许每个用户生产内容和编辑世界。

“你也可以做一个元宇宙应用,我也可以做一个,大家做得多了,这些应用最终融合连接,就成了一种社会形态。”沈阳告诉《南方人物周刊》,“很多人说元宇宙的概念有点虚,实际上它本来就只是概念,并没有一门技术叫元宇宙。只是把现在的技术整合、组装、升级。”

他们的团队认为,元宇宙所需的技术包括——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

在这个世界中,人类有可能突破现实世界的物理规则限制,跑多远、跳多高,都可以自行设定。沈阳感叹,人类是现实世界认知的奴隶,却可能成为元宇宙的上帝。

经济系统:NFT、虚拟货币与元宇宙

2003年,Second Life诞生,这是首个现象级虚拟世界游戏。用户可以在游戏里通过虚拟“居民”的身份交互、建造、购物、经商。其中最关键的一个设计是,游戏中的虚拟货币“林登币”可以通过平台兑换成美元。

居民付费注册会员后,可以通过在游戏中做任务获得“林登币”,也可到官网用美元购买林登币。平台严格控制着美元与林登币的汇率,从而保证游戏经济平衡。一位游戏中的“居民”Anshe Chung通过买卖、经营虚拟地产,两年里赚了100万美元现金,是之一个虚拟世界中的百万富翁。甚至有人辞掉现实中的工作,专注于在游戏中获得财富。

当时,BBC、路透社、CNN等传媒甚至将Second Life作为发布平台,IBM在游戏中购买土地、建立自己的销售中心,瑞典等国家在游戏中建立了自己的大使馆。

现在回看,Second Life虽有诸多不足,但其开创性的经济系统,也可以看作元宇宙的雏形。

过去,用户在虚拟世界更多的是“消耗”,比如购买皮肤、装备、军队。但在元宇宙时代要做的是经济增值。邢山虎认为,目前大部分公司都将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未来则需更开放,让绝大部分用户能够像上班一样获得收益。

在Roblox平台上,包含建设在内的多数游戏需要用户花费虚拟货币Robux,Robux可以通过现实货币购买,用户通过参与创造也可在平台上获得Robux,并可以把Robux兑换成现实货币。

2021年,NFT的火热给元宇宙增加了不少想象空间。NFT即非同质化代币,和加密货币类似,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产物。有独一无二、不可复制、不可拆分的特性,可以标记虚拟资产,并可交易和 *** 。这一特性使得NFT能解决在元宇宙世界中为虚拟资产确权的问题。要知道,一个稳定的经济系统是元宇宙持久运行的关键。

“我认为这是构成元宇宙的另外一个基石。在现实中,普通人付出的时间往往就是金钱,但在互联网时代已经被破坏,信息可以被无限copy,导致一个精品被复制无数次后,所有产品都不值钱了。”邢山虎说。

▲2021年3月11日,美国平面设计师Beeple的NFT作品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出69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

2021年8月,NBA球星斯蒂芬·库里花了18万美元“天价”拍下一个虚拟猴子头像。与普通头像不一样的是,它是由几百个像素组成的、可被验证真伪的加密头像,因此独一无二。当然,拍到“天价”也跟炒作有关,NFT头像除真伪可验证外,某种程度上可看作和普通头像没有区别。

NFT的特性使其天然具有收藏属性,可以用于记录和交易数字资产,包括游戏道具、艺术品等,是虚拟资产确权工具,也是搭建虚拟资产和现实资产的桥梁的关键。此外,区块链技术也将可能成为元宇宙认证机制的基础,基于区块链不易篡改、公开透明等特性,区块链技术可以为元宇宙提供虚拟空间的支付和清算系统,使元宇宙中的价值流通、变现和身份认证成为可能。

沈阳认为,“通过NFT和加密货币形成一个经济增值的交易环境,这已经是元宇宙必须的一个要素。”

沉浸感探索:VR大起大落的五年

进入元宇宙世界更好的入口是什么?陈鑫坚信是VR。在2016年之前,陈鑫在做密室逃脱创业,但他发现,受制于空间和技术限制,“整个产业发展天花板实在是太低了。”2016年恰逢VR行业最为火热的一年。一次偶然的接触,让他决定尝试用VR的方式去还原场景。

新公司成立前,他拿到了一笔融资。当时市场热度高涨,从2014年7月Facebook宣布以20亿美元收购VR头戴设备制造商Oculus开始,资本就在密切关注这个领域。

2015年,暴风科技创造了连续37个涨停板的A股历史,旗下VR概念产品暴风魔镜是其股价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把火在2016年初达到了顶峰,“当时VR在一二级市场可以说火得一塌糊涂。”陈鑫回忆。

市场给了他信心,摊子铺得很大,为了解决空间定位的精准度问题,团队花了80万从海外买回来一套硬件设备。但还需要开发大量的算法进行画面优化。

新一轮融资还未敲定,VR市场突然转冷,并从此陷入漫长的沉寂。2016年5月 *** 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个行业。同时,这四个行业的并购重组和再融资也被叫停。失去了退出的通道,VR市场降至冰点。

“更根本的原因是难以商业化,软硬件都不够成熟,体验感不够,缺乏好的内容。”沈海丰很早就在关注VR行业,但2016年的那次热潮没能让他“出手”。

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下,陈鑫带领团队探索了一年半。2018年,他们开了之一家门店,但当时效果不理想。“他们会觉得没有意思,不会再来了。”此后,他们开始第二代内容的开发。其间,他一直在寻求新融资,但没有投资人愿意再聊VR,他估计整个行业死亡率在95%以上。团队一度发不出工资。

沈海丰是为数不多在2019年还在看VR行业的投资人,传统内容的用户增长面临瓶颈,他认为线下娱乐的数字化转型或许是一个方向。但此时,他甚至难以找到还在做VR的创业者,有人回复他转行开了酒吧,有人以为他开玩笑。

2020年,沉浸世界新版VR密室逃脱上线,这一次口碑出现逆转。沈海丰偶然体验时发现,交互、分辨率和沉浸感与上一代有很大不同,有限实体空间创造无限虚拟空间正在成为现实,玩之一关刚穿过两个“房间”的时候,他决心“出手”。

事实上,VR在2020年的海外市场已经有新变化。2020年上半年,游戏公司Valve推出首款3A级别VR游戏《半条命:爱莉克斯》,虽仍有很多待提升之处,但在当下,其精细程度将VR游戏带入另一个发展阶段。之前,VR行业均是小游戏。同年9月,新一代VR头显Quest 2发布。美国消费者安全委员会的资料显示,Quest 2发售至2021年7月,累计销量已达约400万台。

硬件上,清晰度有所提高,价格的变化也颇为明显,2016年平均售价一万多元的VR头显,现在只要两三千元。

元宇宙概念的加持,让沉寂多年的VR重新掀起了热度,“我认识一个FA(融资顾问),他现在手头可能同时在帮10家VR公司做融资。但在两三年前没有FA会关注VR。”沈海丰说。

在资本吹捧之下,作为创业者,陈鑫担忧,在更激进的状态下,可能会有为了流量让用户体验很差的产品的现象,这将有损市场信心。他回忆,VR行业泡沫的阶段,天天喊VR元年,但是没有能体验的好产品出现,以至于很多用户不愿再体验,“需要警惕激进带来的伤害,敬畏市场。”

相比其他行业,VR的进程始终较慢,到今天已发展了10年,仍处在初级阶段,无论市场渗透率还是软硬件,都有漫长的路要走。

在陈鑫看来,人和真实世界交互的方式要通过视觉和体感,如果这两个感受可以被模拟,在虚拟世界里生活将可能实现。“硬件的分辨率接近或超过视网膜分辨率的时候,就可以做完整的现实世界的物理迁移,我预期会在2025年。”

风险:是极乐园还是一条“奴役”之路?

赛博朋克经典作品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中,描述了这样一个未来社会:在光鲜亮丽的高科技生活中,一切秩序都被高度控制,大公司掌控着普通居民、精英掌握着更美好的生活,底层边缘人能够使用的物质财富极度匮乏。

那么我们离元宇宙的未来社会还有多远?

“不用再在意怎么到达元宇宙,元宇宙已经来了。只是今天还没有把你完全沉浸在一个虚拟世界中。”邢山虎说。在他看来,人们对虚拟 *** 的依赖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基于手机屏幕,已经生活在虚拟 *** 当中,亦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得成就。他认为,元宇宙就像互联网一样,不能被定义是在哪一天到来,而是在过程中逐渐实现了。

当那个时刻到来,在大公司们掌握秩序的“系统”中,人类能否真正摆脱现实的桎梏、实现“极乐园”般的自由呢?

在元宇宙的定义里,去中心化是一个重要特征。每个人都能自主创造,实现在虚拟世界中的价值,用较低的成本,超越身体和物理的限制,忘记烦恼和约束。

但大公司是元宇宙底层逻辑的打造者,资本的垄断和剥削也可能使真正的去中心化难以实现。在沈阳的团队看来,“元宇宙的公共性和社会性使得完全去中心化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伪命题。”

如果说这种担忧还较为遥远,那么当下可能更需要警惕泡沫和炒作的风险。游戏公司中青宝2021年9月在官微表示,将致力于打造一款元宇宙的模拟经营类游戏,之后该公司在近五个交易日内收获三个涨停板,累计涨幅超116%。

在元宇宙概念下,需要警惕股市的非理性震荡。即便是元宇宙之一股Roblox,据其最新财报,在2021年第二季度仍有高达1.4亿美元的净亏损。在沈海丰看来,泡沫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周期,关键是需要判断风险。

沈阳还指出,元宇宙对个体数据提出了更高层面的要求,个体隐私数据是支撑元宇宙持续运转的底层资源,但也增加了隐私泄露与犯罪的风险。“比如现在生成虚拟人的技术越来越完善,生成了一个虚拟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能够完整地还原你的声音,将会带来诈骗风险。”他举例。

另外,在元宇宙世界中,如何核定每个人在虚拟宇宙的工作量所对应的劳动价值亦是问题。

在沉浸感足够强的时候,人类有可能脱实向虚,失去对现实世界的乐趣,这将冲击社会交往和运行规则。沈阳认为,那时候,现实世界的劳工可能会转变为虚拟世界的玩工,他更主张虚实相融的平衡发展。

《神经漫游者》开篇的一个情景是:“强光下的码头雪亮如同舞台,如电视荧屏般的天空也亮得让人看不见东京的灯光,甚至看不见富士电子公司那高耸的全息标志。”

未来,也正在以令人不安但又激动人心的方式到来。



取消回复发表评论:


提交需求或反馈

Demand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