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资讯

期货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期货资讯 > 正文

俄乌冲突背后的“能源暗战”

gc677 2022-05-31 56 0


欧洲放话能源“脱俄”  替代供应却无处可寻


欧洲本土的能源资源相当有限,长期高度依赖进口,而这些资源的更大供应国无一例外都是俄罗斯。欧盟能源总署的数据显示,2021年,欧盟进口的能源中,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煤炭占比分别高达45%和46%,原油占比为27%。即便是已经“脱欧”的英国,也有36%左右的煤炭进口自俄罗斯。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传统化石能源领域,俄罗斯掌控着欧洲的能源命脉。


近年来,尽管欧盟各国通过规模化发展可再生能源全力推进能源转型,但能源供应安全,特别是天然气供给若隐若现的缺口,始终是悬在欧盟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俄乌冲突爆发后,欧洲国家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的欲望日益强烈。4月初,欧盟先是宣布将禁止进口俄罗斯煤炭,5月初又宣布,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有序地”禁止所有形式的俄罗斯石油进口。至于主力能源——天然气,欧盟也已公开表示,将在今年内替换掉2/3自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


不过,虽然欧盟已“放出狠话”,但俄罗斯能源在可预见未来的“不可替代性”让欧洲人左右为难,欧盟成员国更是各怀心思,很难在对俄能源制裁上真正达成一致。比如,匈牙利就明确反对欧盟将俄罗斯石油列入制裁名单,斯洛伐克、捷克、保加利亚等欧盟国家也一致表示,短时间内无法停止进口俄罗斯原油。


在禁与不禁的问题上,欧盟更大乃至唯一的担忧在于,如果弃用俄罗斯能源,替代品从何而来?


以石油为例,有业内人士估算,欧盟对俄制裁引发的石油供应缺口将高达400万桶/天-600万桶/天,相当于2020年全球石油产量的4.5%-6.7%。而欧佩克和伊朗虽然拥有相当可观的闲置产能,但这两股力量对于填补俄罗斯可能“断供”后留下的空缺并不积极:一方面,正在遭受美国制裁的伊朗无法在短期内规模化释放产能。另一方面,欧佩克不希望看到国际油价因为过多产能入市而下行,增产动力明显不足。


天然气的保供形势则更为严峻。资源储量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的卡塔尔已被证明无力快速帮助欧盟摆脱天然气危机,因为该国75%的天然气出口都已被亚洲买家的长协合同锁定。另外,中化能源首席经济学家王能全指出:“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中约90%是管输气,如果从全球具备‘替补’潜力的国家进口,绝大多数只能是液化天然气(LNG),而新建LNG接收和再气化设施需要较长时间。” 


急于尽快摆脱对俄能源依赖,又难以在短期内能源自立的欧盟,在对俄制裁中大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之势——区域内始于2021年冬季的能源危机愈演愈烈,至今未见好转迹象。以不受欧盟“待见”的煤炭为例,欧洲5月交付的煤炭价格涨幅已超过两位数。花旗集团的统计数据则显示,欧洲天然气期货基准价在今年2月就已飙至2005年以来的更高水平,欧洲各国电价也同步大涨,加之油价持续上行,预计欧洲今年在能源领域的开支将突破1.2万亿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高。


随着能源价格的高企,欧洲多项经济指标也在不可避免地恶化。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欧元区通胀率达到7.5%,连续6个月创历史新高,波罗的海国家以及荷兰等国的通胀率甚至达到了两位数。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报告也预测,今年,欧洲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分别降至3%和3.2%。以德国为例,该国央行早已发出警告:对俄罗斯的能源制裁将令德国今年的GDP下滑5%,直接经济损失将高达1650亿欧元。


鉴于能源供应形势严峻,欧盟委员会近日呼吁,重启连接西班牙和法国的天然气管道工程建设,以便让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流入欧洲。根据原计划,该管道建成投用后,阿尔及利亚对欧洲的供气量可由目前的不到1亿立方米/天,增至超过2亿立方米/天。但要重启这个接近“烂尾”的项目绝非易事,西班牙方面虽然赞同重启该项目,但却并不想分担巨额重启资金。


美国抡起制裁大棒反致能源贸易“去美元化”意外加速


无论是俄乌冲突,还是对俄制裁,美国都是其中最为积极的参与者。抛开地缘政治方面的原因,美国的深度介入也有着能源层面的考量。


“页岩革命”后,美国凭借超过7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年产量,超过俄罗斯,一跃成为全球更大天然气生产国。产能持续井喷的美国天然气需要更多市场,但将天然气视为主力能源的欧洲,长期以来与俄罗斯往来更为密切。


相关数据显示,欧洲每年需进口的约3000亿立方米天然气中,1500亿立方米-2000亿立方米来自俄罗斯。而由于俄罗斯通往欧洲的输气管道大多需要过境乌克兰,欧洲曾屡因俄乌不睦面临天然气断供威胁。2014年,德俄两国又主导筹建了“北溪2号”输气管道,计划绕过乌克兰,每年直接向德国输送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届时欧洲与俄罗斯的能源联系无疑将更加紧密,俄欧间的政经关系也有望出现质变。


然而,俄乌冲突爆发后,迫于重重压力,德国不得不暂停“北溪2号”的审批程序,导致这一已经完工、只待通气的浩大工程沦为摆设。在观察人士看来,斩断俄欧间的能源联系是美国的重要战略目标,北溪2号“投产即遭弃”正是美方乐见的局面。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董秀成表示:“这次俄乌冲突,为美国进一步控制欧洲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机会。近年来,美国为了切断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能源关系费尽心机,比如制裁‘北溪2号’相关企业,积极向欧洲出口天然气,核心目标是让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逐步减弱,进而避免欧盟与俄罗斯走得越来越近,以此强化美欧同盟关系,控制欧洲整体格局,维系霸权体系。”


切断俄罗斯能源与欧洲“物理联系”的同时,美国还联合欧洲对俄罗斯开展了规模和力度空前的“金融战”。在俄乌冲突爆发的最初阶段,美欧即联手将俄罗斯部分银行踢出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并冻结了俄罗斯在西方国家的资产,试图将卢布变为“废纸”。


高压之下,俄罗斯作出强硬回应,宣布自4月1日起,欧盟、美国等对俄“不友好”国家和地区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必须用卢布结算。


卢布对阵美元,能源战场上的烽火硝烟越烧越旺。


俄罗斯“卢布结算令”发出后,美国很快同欧盟达成协议,计划在今年底前,以LNG的形式向欧洲增供150亿立方米天然气。但业界普遍认为,相比欧洲当前进口的俄罗斯天然气量,美国的增供实在是“杯水车薪”。同时,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査道炯还指出,如果美国增加对欧LNG出口,难免推高其国内气价,也不利于美国控制通货膨胀,另外还需新建相关基础设施,难以一蹴而就。


对于欧洲天然气市场这块肥肉,美国很难一口吞下。相反,在金融领域,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却正在经受严峻挑战。对俄制裁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俄罗斯一直努力促成的能源贸易“去美元化”。


“卢布结算令”发出后,亚美尼亚率先表示,4月已开始使用卢布购买俄气。欧盟国家匈牙利也很快表态,同意以卢布支付。更令美国尴尬的是,更先“跟风”制裁俄罗斯的英国,也于4月22日突然同意本国企业在5月底前通过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结算购气款项。同日,欧盟委员会表示,在不违反对俄制裁相关规定的情况下,欧盟区域内的公司“使用卢布进行天然气交易结算是可能的”。


而对于拒绝以卢布支付的国家,俄罗斯“说到做到”。目前,已经暂停向保加利亚、波兰和芬兰三国供应天然气。


事实上,在美国频繁以美元作为武器实施制裁后,许多能源生产国都在酝酿能源贸易“去美元化”。比如,沙特已在考虑接受美元之外的货币作为购买原油的付款货币,伊朗则已将美元从商业活动中剔除。此外,俄罗斯和印度也已宣布建立“卢布对卢比”的贸易支付机制,后者将继续以“实惠”价格大量购买俄罗斯石油。


路透社指出,美国主导发起的一系列制裁,将迫使卢布和其他货币在贸易中的使用“被动增加”,这将削弱美元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进而对美国的借贷和融资成本产生长期而深远的影响。BBC则表示,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已持续半个多世纪,但美国的强权主义作风让更多国家正加速谋求“去美元化”。


“目前,已有多国同意在购买俄罗斯天然气时使用卢布结算,预计未来会有更多国家加入。如此一来,美元的地位将被削弱。可以说,美国惯拿美元结算做制裁武器,是在不断消费美元的信誉。美国用100多年构建起了美元信誉,现在又在亲手破坏它。”中国石油海外专家刘贵洲告诉记者。




取消回复发表评论:


提交需求或反馈

Demand feedback